破產風險高懸,退市危機壓頂的天翔環境(300362,SZ)又出新“幺蛾子”。據天翔環境9月23日下午披露,公司4名員工作為被告,被法院判決需支付原告相應本金、利息。
" />

天翔環境員工借當鋪錢支援公司 到期未還背上數百萬債務

  每經記者 曾 劍    每經編輯 文 多    

  破產風險高懸,退市危機壓頂的天翔環境(300362,SZ)又出新“幺蛾子”。據天翔環境9月23日下午披露,公司4名員工作為被告,被法院判決需支付原告相應本金、利息。

  公告所稱,上市公司曾派4名員工向典當行借款,并由這4名員工將款項無償輸血給了公司。然而,上述借款最終逾期未還,出借方由此將相關人等告上法庭。在這件事中,天翔環境4名員工似乎有點悲劇,其“義氣”之舉,卻換來背負大額債務的結果。而上市公司淪落到讓員工向典當行借款的境地,也足以說明公司近年來處境困難。

  4員工需歸還逾250萬債務

  天翔環境披露,本案原告為四川正鑫陽典當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稱正鑫陽),被告為天翔環境某4名員工等。案件本身則源于天翔環境去年的一次“過橋借款”行為。

  2018年6月,天翔環境為償還各銀行和金融機構利息,欲從正鑫陽借款500萬元。不過,正鑫陽提出單戶最高借款為250萬元。在此情況下,上市公司只能以公司名義簽訂借款合同250萬元。另外250萬元,上市公司則以內部4名員工的名義去借,并由上市公司、鄧親華(天翔環境實際控制人)、許婷婷及公司另外3名員工提供擔保。

  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注意到,天翔環境上述4名為公司借款的員工可謂相當“講義氣”。據悉,在收到正鑫陽的250萬元借款后,4人立即將款項轉給了上市公司,也未向上市公司收取任何費用。但是,在借款到期后,相關人等沒有償還借款,正鑫陽由此向法院提起訴訟。

  工商資料顯示,正鑫陽是一家小微企業,該公司請求法院判令,被告立即歸還典當當金250萬元,利息1450元,綜合費用6.66萬元,罰息2.4萬元等。

  不過,法院判決為:被告歸還貸款本金250萬元,并按照年利率24%為標準支付相應利息。同時,被告需承擔案件受理費1.85萬元、保全費1.27萬元。

  根據上述情況,天翔環境4名員工分文未得,卻成了被告,還背上了大額債務。據天翔環境5月公告內容,為公司借款的4人分別為婁雨雷、袁某、李某、郎某。天翔環境公告顯示,婁雨雷為天翔環境董事、財務總監。

  在公告中,天翔環境稱,4名員工收到判決書后,其中3名員工提起上訴,二審法院經審理作出了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。

  退市危機壓頂

  對于4名員工被自己拖累的情況,天翔環境表示,公司員工犧牲個人利益,以個人名義為公司借款提供增信,以滿足公司短期迫切的融資需求,避免資金鏈斷裂。如4名員工無法償還以上債務,公司將承擔相應的擔保責任。

  雖然天翔環境有上述表態,但公司能否幫助員工解決問題還是一個未知數。假若公司能夠及時拿出250萬元歸還典當行,也不會出現后來的訴訟。

  據天翔環境2019年半年報,公司貨幣資金余額尚有4628.39萬元,但其中大部分存在被凍結等受限情形。且據公司9月6日披露,截至9月30日,公司及子公司累計將逾期債務合計金額約24.91億元,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1889.21%。

  對于上市公司而言,保殼問題無疑更為迫切。此前,由于2018年財務報告被審計機構出具“非標”意見,且2019年上半年末的凈資產約為-4.86億元(未經審計),若公司在今年末無法改變凈資產為負或繼續被審計機構出具“非標”的審計意見,公司股票存在被深交所暫停上市的可能。

  此外,在去年末,天翔環境債權人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重整申請,但公司能否進入司法重整程序存在重大不確定性,若公司進入司法重整程序,將存在因重整失敗而被宣告破產的風險。如果公司被宣告破產,其股票將面臨被終止上市的風險。

特色專欄

熱門推薦
快三稳赚技巧方法